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中国很有可能不再死扛着不加入强制减排。如果中国在2020年后加入强制减排,就意味着中国节能产业、新能源产业会有更大的发展,未来产业规模很有可能突破10万亿,成为中国经济的新驱动力

  这几天,北京被议论最多的应该不是第几场雪,而是浓重到令人窒息的PM2.5。面对无边无际席卷而来的灰色铁幕以及随之而来的弱小、无助和恐惧,很多人开始咒骂包括自己在内的污染排放者,同时表达了对“强制减排”的拥护和对生命的热爱。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7次缔约方会议,最近在德班举行。应该说,其影响力和媒体关注度,已经远远低于2009年哥本哈根峰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经历过哥本哈根大挫折和坎昆的无重大进展后,德班已经让外界丧失了信心。即使达成协议,这次会议的绿色气候基金,估计也很难有实质进展——目前欧美严重的主权债务危机,让他们自身都很难顾及,更何谈这种有国际主义性质的大量资金支持。

  但往往是在这种没有过高期望的情况下,反而容易带来惊喜。这次会议最大的惊喜就是,中国很有可能不再死扛着不加入强制减排,对欧盟提出的2020年后中国加入强制减排的提议,中方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已经表示可以讨论。此前,中国从来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过这种带有积极性的表态。因为目前中国确实存在巨大的难以减排的压力。

  中方之所以这样表态,主要是因为目前国际上对中国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国目前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而且在2030年中国碳排放达到峰值时,中国的人均碳排放量不但远超世界人均水平,也会超过欧盟。如果对中国的减排不采取限制,那么全球减排目标就会大打折扣。所以这次加拿大要退出第二阶段减排,原因就在于,他们认为,如果没有中美参加的减排,意义不大。因为目前《京都协议书》缔约方的37个工业国家签署国中,并没有包含中美,其所占世界碳排放的比重不到20%。

  在中美态度强硬,不太愿意做出更多妥协的情况下,欧盟将在2012年对进入欧盟空域的国际航空运输征收“碳税”。这种单边行动,实际上也给中美这种碳排放大国,制造了具体的压力。而且中美继续拖延的话,会有更多的这种单边压力出现。

  可以说,气候变化带给世界的压力越大,全世界对中国的压力就会更大。在这种情况下,构成之前气候谈判基础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原则就会出现一些变化。大原则会得到坚持,但“穷国”和“富国”的划分标准会出现变化,根据经济发展的情况进行动态调整。随着中国经济总量做大,人均GDP很快就要达到1万元美元,到2020年还会更高,中国很有可能会被划进“富国”范围,从而加入到强制减排的行列。这种观点,已经由俄罗斯在本届大会上提出,欧盟已经很明确的表示支持,而美国肯定也很乐意看见中国绑上战车。以前的双轨制可能在形式会存在,但实质上会加速并轨。

  中国如果在2020年后加入强制减排,也就意味着在中国到2020年实现40%~45%的减排目标后,还会更大的力度进行减排。这意味着,中国节能产业、新能源产业会有更大的发展,未来的产业规模很可能突破10万亿,成为中国经济的新驱动力。而中国国内的强制减排市场会建立起来,通过市场的交易机制,引进更多的金融工具来参与到减排中来,就成为了一种必然。为此,国内目前会进行各种层面的试点。在这一轮变革中,各地方如果能够抓住这一历史机会,就完全可能实现一次跨越发展。

话题:



0

推荐

易鹏

易鹏

417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研究城镇化、区域经济,观察政经变迁,理性寻找建设性的共生之路。MSN:ljlx@hotmail.com   QQ:622006609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