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易鹏 > 地方滥用基尼斯有碍“十二五”规划

地方滥用基尼斯有碍“十二五”规划

昨天,在我的新书《低碳真相》即将由中信出版社下个月出版之际,应邀去湖北咸宁参加第二届咸宁国际温泉文化旅游节中的一个低碳论坛,晚上顺道观看了开幕式晚会。

在晚会上,咸宁因为淦河水上景观灯组累计长度达2139.12米,创下了“水上景观灯组累计长度之最”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而被授予证书。咸宁市长现场表示,还要再接再厉,再创基尼斯纪录。因为就在去年11月7日,咸宁已经创造了一项“泡温泉基尼斯纪录”:咸宁市区的7大温泉酒店、景区共计 有10120人参与同浴温泉。

对地方政府想通过节会发展地方经济,希望通过包括尼斯在内的各种方式来扩大地方品牌的影响力,当无可厚非。现在的地方政府也真不容易,中央政府经常请客而要地方政府买单,地方政府不拼命发展经济还真不成。但是看见咸宁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基尼斯纪录的这种方法来扩大影响力,就值得商榷了。

去年咸宁的“泡温泉基尼斯纪录”过程中,为彰显影响,特意安排咸宁学院的450名女大学生,在一个温泉大浴池摆成阿拉伯数字“10000”形状。这种劳师动众、大肆使用使用行政手段创基尼斯的行为,已经被外界所诟病。可以说,咸宁这种基尼斯纪录,也许有知名度但缺乏美誉度。毕竟这种基尼斯纪录与世界上运行速度最快的计算机,世界上最节能的汽车等纪录比起来,明显缺乏含金量。万人同泡温泉,也不一定能够得出温泉水质最好的结论。

当然,这种创基尼斯的纪录行为不单纯发生在咸宁,全国各地都在上演。据《楚天都市报》报道,去年9月25日的湖北襄樊见证了一个全新的吉尼斯纪录:当天上午,襄樊市城区及各县市区的各大中小学校百万名学子,以校为单位,齐诵诸葛亮《诫子书》。创造了 “百万学子齐诵《诫子书》创规模最大的吟诵活动(异地)纪录。”这种基尼斯纪录,有什么意义吗?

之所以这种缺乏创意、含金量的基尼斯纪录重复出现,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地方政府的发展模式在发展思维上依旧是粗放式的,而不是集约式的。

很多年前,地方政府只要创基尼斯纪录,就可以吸引眼球,不需要费别的劲。但到今天,面对眼光越来越挑剔的人民群众的眼睛,你再搞这种没有含金量的基尼斯,得到反而可能是负面效果。所以,地方政府要策划一个好的吸引眼球的活动,就必须精细化创意,放弃过于简单而又粗放的创意。

对于咸宁而言,去年已经搞过的基尼斯这东西,今年再搞就容易出现审美疲劳,效果大幅打折,完全可以寻找别的新的创意点。如果还要再接再厉创基尼斯纪录的话,估计是想将粗放式经营节会的模式进行到底。

现在地方政府办节会,过于看重形式、看重投入、看重场面,而不将关键点放在实际效果会如何?按照集约型的发展思维,就要倒推办节会,以将取得实际效果作为最高标准。这样的话就要对节会的思路、方式、活动、新闻点等方面进行集约化调整。换言之,地方政府在更大的范围的发展经济过程中,更需要对这种粗放式思维进行改变。

多年来转方式,调结构进展缓慢。今天中共中央17届5中全会闭幕,会议主题之一就是在十二五规划中如何解决转方式、调结构缓慢的问题。地方政府是实现这种改变的主力军,但如果地方政府和地方主官,发展思维不能从粗放型走向集约型,十二五规划做得还漂亮,也会在实施过程中大打折扣。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