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易鹏 > 城市暗战之长沙的机遇在哪里?

城市暗战之长沙的机遇在哪里?

说明: 10月9日晚上系我的生日。又大了一岁,应该有新的顿悟。为此,决定从今年起的以后每年生日,彻底告别酒局,组织一场品牌为《一年》的喝茶为载体的学术沙龙。每次邀请20人左右,学者为主,官员、商人、媒体人为辅,新老朋友各半。今年因为正好在长沙过生日,于是将主题定为了《城市暗战之长沙的机遇在那里?》,主要就在新的区域经济竞争格局上长沙未来的发展机遇与挑战展开讨论。可以说,这次《一年》中的沙龙,还是取得了预想中的效果。现将沙龙的一些观点与部分图片发到博客,与大家分享。

中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省政协经科委主任吴金明正在进行题为《城市暗战之长沙的机遇在哪里》的中心发言,他的观点是:

对于暗战的认识:1,因为暗战,民营企业无法进入垄断行业;2,国家“钓鱼”导致城市暗战;3,暗战没有按照规则和法理;4,湖南省每个市都在进行汽车整车产业,不排除三足鼎立的竞争格局。

暗战中长沙应把握的原则。1,明争为主,暗战为辅,两者有机结合。完全按明争可能会错失机会。吴教授以湖南卫视“快乐女声”和央视“梦想中国”为例、如世博,明争城市馆,暗战国家馆。2,把优势变为强势,化劣势为优势。长沙最大的优势为技术创新和产业创新,劣势为缺总部经济,无区位优势。以湖南巨星集团为例,在优势领域要明争,专利的优势;暗战的竞争主要是在劣势。3,软实力要暗斗,硬实力要明争。长沙的符号--芒果台。与武汉、合肥的竞争。4,围绕建设两型社会,长沙要明争项目,暗争政策。把长沙建为长江中下游区域性金融中心,把长株潭城市群建设成为南中国高铁枢纽、物流枢纽和战略新兴产业基地。

易鹏的观点:长沙通过几年发展在去年超越烟台跃居全国20名,在不久的将来,长沙最有机会超越的城市是东莞与宁波,这两个目前表现发展相对缺乏后劲的城市。最大的变量在于由于高速铁路与高速公路网的建设,很有可能改变经济发展的轨迹。沪昆高铁与沪蓉高铁之争,贵广高铁形成的新的广州至昆明,印度的欧亚大陆桥都将改变长沙的区位优势,要谨防过道效应对长沙未来发展空间的压制。

留德区域经济学博士财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吴晓佳先生认为:长沙不属于外向型经济区域,因此在国际金融危机中受到的影响比较小,这恰好是长沙未来的优势,长沙是以内需销售为主的地方,所以才有“弯道超车”之说,与消费行业相关的产业是发展方向,如文化、娱乐、新兴产业等。长沙的城市规划有很大的问题,规划很混乱没秩序,这与“高幸福指数城市”背道而驰。

湖南省国资委副主任杨平认为:暗战也好明争也好是一回事儿,他自己也是长株潭20年来“城市暗战”的亲历人。株洲的工业其实远远超过长沙,之前有“看工业到株洲”的说法。到2000年的时候长沙高新区其实是落在株洲高新区后面的。长沙这几年发展这么快与省会城市的地域因素有关,能够留住高素质人才。

长沙华能智控董事长黄文宝首先就“低碳概念”认为国家把“节能”落实在电力企业上是“与虎谋皮”。长沙的投资环境虽然优势很多,但整体来说不算很好,主要表现在广大职能部门的公务员意识需要提高。

长沙理工大学左湘山教授认为:博弈论是不可进行理性推测的,历史表明,偶然性的因素太多。他的观点是:1,开放才能得到市场;2,充分利用成熟的技术;3,GDP是应该追求的,GDP是有直观性;4,中国有一定的垄断行为是必要的;5,任何学问都应该质疑主流学问。

陈敢--湖南卫视广告中心总策划,认为暗战是伪命题,以我当年深圳下海创业的感受,我认为发财只有2种途径,即取巧或豪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因此用一种可能积极的态度应对。长沙的机遇在哪?我赞同左湘山的观点,城市的发展是不可预测的,是没有答案的,当前的机遇在于审视自己。当前湖南有很多的口号战略都是齐头并进的提出,比如教育强省啊科技强省啊等等,但我认为,当前机遇是要重视文化产业。文化产业在全国都是一个“洼地”,而长沙在这方面有先发制人的优势。

三湘华声全媒体副总编辑张德会认为:长沙在文化创意产业这一块是有很大的空间,文化创意产业是不会产业过剩的。十年之后的长沙这个问题是没必要讨论的,国富民强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大家的生活是富裕的,但你真的是觉得幸福吗?真正考量的标准是多方面的。

武汉大学法学博士陈睿说易鹏生日过得很有意义,能把自己的成长和一个城市的发展结合在一起,城市竞争也要看软实力,因为这个活动的时间比较紧张,我在这里提出几个问题:第一,公共图像信息如何管理,摄像头控制该如何立法?第二;中小企业贷款公司该如何管理,有哪些机会?刚才大家提出武汉长沙合肥三个城市的竞争,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如果用三国论,我认为武汉是曹操,长沙是东吴,合肥是蜀国,谁能进前20?

湖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大学术道德委员会副主任廖进中认为城市群就是竞争力,湖南的文化产业没有灵魂,只有嘻哈。(廖教授为此特意还将自己发言整理了一篇文章,我附在后面给大家分享)

市场经济是为他人创造价值的平等经济

廖进中

【说明】2010年10月9日,是著名财经评论员易鹏的生日,当天晚上,他在湖南大剧院沁和会馆举行《一年》沙龙茶会以示庆祝,下面是我在会上的讲话追忆。

 

主持人原来客气地点名要我最先发言,我因没有准备,推辞了;现在时间快11点了,又要我讲话,那我就也来讲几句。但说这是“压台戏”,就有点“过”了,我能“压”什么台啊!而且,沙龙式的茶会也是不需要谁来压台的嘛。

我之所以接受邀请来赴会,目的有二:一是,祝福小易的生日,他33岁,比我儿子大不了多少,但他近几年的事业却如日中天,进展很快,我当然要来祝福,要来祝贺;二是,向诸位学习,邀请函上说,参加今晚喝茶的20多人中,有学者,有官员,有企业家,有媒体人士,我想,我一介书生,平时静坐在书房里想的多,行走在实践中做的少,这不正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事实上,从刚才大家的发言中,我已经得到了很多的思想启迪和实例启发。

本次茶会的主题是《城市“暗战”之长沙的机遇在哪里》?听了大家的发言,我在想,“暗战”,“明战”,都是“战”,确实是当今中国社会的实际现象,但作为一种对社会负责任的学术探讨,我们是要屈于现实推崇它?还是要以正确理念引导它?今晚在座的朋友中,有几个的身份也是“教授”,但我认为,地地道道的只有我一人。不是说你们的“教授”是假的,而是说,你们或者是厅级领导了,或者是大董事长了,你们的身份不“纯”了,对市场经济的看法,就会“太实际”了。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什么?我的理解,市场经济是交换经济,交换经济是为他人创造价值的经济,你不为他人创造价值,人家会与你交换吗?人家不与你交换,你能得到自己的利益吗?正因为这种相互的交换,相互的提供价值,才能互利双赢,才能激励创新,才能增加财富,才能平等幸福。所以,我从来就不认同“商场如战场”的传统说法。

长沙这些年,确实发展得不错,但我认为,它主要是得利于省会城市的政治优势。为什么我的家乡――邵阳市没有发展得这么好?因为它没有区位优势嘛!说“长沙的机遇在哪里”?我想起了“弯道超车”这句口号。我早就说过,“弯道超车”,首要的是要明白什么是“弯道”?我们发展的“弯道”到底在哪里?而不是盲目地去“超车”,不然,就会翻车的!最简单的逻辑,“弯道”,就是“转弯之道”,用现在的流行语讲,就是要“调结构,转方式”。主持人希望大家去推测,10年20年后,在全国城市里,长沙的GDP位置是否会挤进前20名?我不想去作这样的推断,我只觉得,如果不“转弯”,即使长沙与北京不相上下了,进人万亿俱乐部了,我看也没有什么,刚才段绍译[1]先生不是说,他还是想从北京退回长沙来发展、来生活吗?那里的“城市病”太严重了。我在高校工作,对于量化考核是深有体会的,写那么多的所谓的论文,有什么用?垃圾嘛!

有人说,国际金融危机,是我们发展遇上的“弯道”,其实,我们更有自己面临的“危机”,更有自己需要转弯的“弯道”,遇上国际金融危机只不过是使我们的“危机”更加显现罢了。如果我们长沙能够比人家更早更快地识别自己的“弯道”,那我们就会真正地“超车”,也许,这就是我们的“挑战”,或者叫“机遇”。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邓小平在特殊的政治环境中提出的社会目标,是他过人的政治智慧。早几天,我写过一篇短文,发在网上了,我谈了我的理解:“社会主义是共同富裕,而非共同生产”。后来,再仔细推敲,“共同富裕”是难以做到的,任何社会都如此,但“共同幸福”,是可以做得到的。所谓“共同幸福”,是社会公平正义下的全民富裕与和谐安康。市场经济改革,我们不“共同生产”了,我们的社会财富积累就多了,我们今天就能不饿肚子了,我们今天就能在一起品茶论道了。但我们公平正义的制度建设还要加强,再加强。比如,“两型社会”建设,我想,其中“环境友好”的“环境”,是否还应该扩展到人文社会环境,而不能只说自然生态环境。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讲公平正义的,理所当然地包括“民主”,如果说,朝鲜那种“父传子、子传孙”的世袭制度,也算社会主义,那我们还有什么值得追求?如果那也算马克思主义,那我们还有什么是非曲直可言?

前面几个朋友的发言都谈到,长沙要发扬地方特色,要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无论从什么角度讲,我看都是对的。你可以搞洗脚产业,你可以搞按摩产业,你可以搞嘻嘻哈哈产业,你甚至可以搞“天上人间”产业,但我总觉得我们现在的文化产业没有灵魂!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文化,就是“人化”,人的一切活动都是文化,我们今晚喝茶,就是一种茶文化嘛!易鹏说,他还要坚持下去,每年的生日都将组织一场名为《一年》的、以喝茶为载体的沙龙,那就可以叫“生日文化”嘛!但它只是情趣文化、习俗文化,而能承担起举国普世的文化的灵魂是什么?我看,还是公平正义的价值观。那我们湖南,我们长沙,近几年提倡的价值观是什么?是媒体天天都在吹嘘的曾国藩的“湘军”文化!“湘军”是什么样的军队?曾国藩是什么样的文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是最最残酷镇压贫困农民的地方军,是最最野蛮欺压百姓的“曾剃头”,了不起算是中国儒家“三从四德”的“等差之爱”的文化,而不是“人人平等”的“无差之爱”的文化。以“湘军”理念作价值标志的文化,到底能走多远?是否能走向世界?是否能推动长沙成为“世界文化名城”?我非常非常地怀疑。湖南出了那么多的民主斗士,为什么不可以用他们和他们的思想理念来代表我们的文化呢?我非常非常地痛惜。

大家都称我“廖教授”,其实,我是“农民教授”――为农民呼唤的教授,有点像“农民工”――身份是农民的工人;有人说我是“农民的儿子”,其实,我就是一个“农民”,因为我在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里,是享受过几年10分工一天的劳动待遇的。刚才有朋友说,我们今天的会,没有人提到农民和农民工,我也很有同感,所以,我就来强化一下。“中国的问题是农民问题,农民的问题是中国问题”,这话好像是毛主席说的。我想,如果长沙在城市化推进中,能够这个问题上“敢为人先”地走在人家城市的前面,何愁长沙不发展?如果长沙的农民,哪一天也能象我们今晚这样,喝喝茶,聊聊天,我看长沙的竞争力就肯定会提高了。道理非常简单,对农民尚且能善待,那对民营投资者,对其他弱势群体,肯定也会不错,何愁长沙不起飞?至于具体的长沙发展思路,吴金明、吴晓佳、王义高、左湘山等朋友都分别从产业发展、从城市规划等方面,讲了许多好思路,我就不再谈了,也没有时间啰嗦了,我只讲一句话:摊大饼肯定会出“城市病”,城市群才是竞争力!

愿类似《一年》这样的生日文化能逐步推广!

祝易鹏夫妇及在座者的人生道路越走越宽广!

(2010年10月12日)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