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地方投融资平台的总负债是多少?一直是各界关注的事情。不过,最近刘明康作为银监会主席,在4月20日公布的数据,应该算是权威的。刘明康介绍说,至2009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7.38万亿元,同比增长70.4%,占一般贷款余额的20.4%,全年新增贷款3.05万亿元,占全部新增一般贷款的34.5%。

这个数据无疑是让人触目惊心的。一是猛的抬高了实际的政府债务。目前名义指标的公共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不超过20%,但加上地方融资平台的负债7.38万亿,政府债务要占GDP的40%。这离世界公认的警戒线60%的猛的接近。一是在可见在2009年,为应对金融危机冲击,地方政府圈钱之猛。

对于地方投融资平台存在的风险,地球人都知道。这背后存在的种种漏洞,存在的系统风险,让中央政府如坐针毡,让学界为之头疼。为此,今年1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国务院第四次全体会议上提出,尽快制定规范地方融资平台的措施,防范潜在财政风险。同月,央行行长周小川警告,相关问题处理不当可能会导致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无法偿还债务,给银行带来不良资产并造成其他问题。

尽管现在各界对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的巨额负债,充满了种种指责,甚至要消灭掉。但地方投融资平台也是存在着种种难言之隐,不能简单的一杀了之。

地方投融资平台之所以在2009年如同火箭般速度疯涨,关键在于地方政府承担了自己财力不能承受的任务。中国政府推出的4万亿刺激计划,中央政府两年内实际只拿出了1.18万亿元的财政资金,其余的基本上将包袱甩给了地方政府和社会资金。在社会资金积极性不高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没有办法,只好硬起头皮来扛。但按照《预算法》,地方政府的财政不能出现赤字,于是万般无奈的地方政府也只好绕道通过地方投融资平台来负债。最终导致了地方投融资平台这种隐性的财政赤字,一夜间疯涨。

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负债,不单纯源于这次经济刺激计划,还源于地方政府财权和事权不配套。在中央政府经常在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开支方面点菜,而由地方政府来买单。自分税制以后,中央财权大涨,而地方财权大缩,导致了地方政府的财力有限。而在中央集权的体制下,地方政府的主官的乌纱帽又掌握在中央政府手里,地方政府的主官不可能和中央政府唱对台戏。于是,在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情况,地方政府通过投融资平台实现隐性财政赤字是个很正常的事情。

既然,地方政府通过投融资平台实现隐性财政赤字是个很正常。那么就不能对这种很正常的事情,过多的去指责。反过来来说,地方投融资平台出现7.38万亿负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中央政府肯定明白地方政府这种潜规则的绕道行为是充满无奈的,应该说也是中央政府默许的。只是随着这种地方负债增长速度过快,数额过高,中央政府才感觉到这里面存在的巨大风险,于是开始予以整顿。但如果不从根本的财税体制上予以改革,估计这种整顿会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最终不了了之。

现在要重新思考分税制的种种弊端,要思考在财政上是否需要强大的中央收益,是否可以给地方政府更多的财政收益,以便匹配其承担的事权。至少可以在《预算法》做点修改,可以给予地方政府赤字的权利。与其让地方政府潜规则的实际发生隐性负债,还不与光明正大的让这种地方负债在阳光下发生,从来能够更加严格的控制负债和风险。

话题:



0

推荐

易鹏

易鹏

417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研究城镇化、区域经济,观察政经变迁,理性寻找建设性的共生之路。MSN:ljlx@hotmail.com   QQ:622006609

文章